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男助教和熟女大姐
男助教和熟女大姐

男助教和熟女大姐



和她相识在聊天软件上,3月份,刚好天气逐渐变暖的季节。我呢,九零后,学的是历史学,研究生学历,毕业以后就直接留校当老师了。 说好听了是老师,其实就是个助教,,很辛苦,而且没有多少工资,主要靠国家补助。

她大我十三岁。我先向她打招呼,之后就聊了起来,她挺有热情,而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聊,时不时的撩那么一两句。可能是我的兴趣爱好和谈吐吸引了她吧,一点点的在网络聊天中增加了感情。那时候也有情人炮友,时不时的也会值班或者出去酒店住。有过的炮友,后来成为朋友的,也有一夜情的(我这人好相处,很少只是一夜情,除非不是在北京长期或者实在聊不来,思想阶层不一样吧)。

顺便我在说一下我的情况,之前也说了一点,身高181,本科时比较热爱健身,会身边有人从事这个行业。那时候体重不稳定,话说健身是会上瘾的,现在是有3年多没有锻炼了,偶尔会跑跑步,体重75。长相呢,就不多说了,男生没有什么好说的,但绝对不是丑那个行列的。而我的家庭条件非常一般,小镇贫民家庭。有一日,去导师的酒局,一个高大上的地方(虽然从不喜欢这种情况,但是没办法去喝酒)。也跟她聊了有几天了,边喝酒边聊,经常是调戏我。喝完酒有点醉意,回到了住处,继续和她聊,不知道说了什么让她有点生气,我直接语音聊天过去,和她聊了一个小时,终于心情聊好了。于是,她第一次给我发了私处的照片(很久远了,这照片早就没有了)。我看了看,上面还有淫水呢,滑润润的。但我并没有多么激动惊讶,又不是撩骚,只是看看她是否服从而已。她说,这是她第一次给别人发这个照片,之前她也在网上约过。后来见面之前又聊了一些情况,聊到她离婚,聊到她睡过多少,她说这辈子差不多30。我说我还很纯情,也就十个(包括恋爱几个),聊到我们的初恋初夜。比如我的初恋谈了很久,分手那时很伤心。初夜时初恋让我一点点进去,用了很多的时间,那时还是很嫩啊。而她的初夜时给了有妇之夫,是个大叔渣男,现在看就是女孩成长的道路都会对大叔产生那么点好感导致的。

期间,我们聊了很多艺术的话题,因我确实喜欢,文学哲学电影都看过很多。我说反乌托邦主义是哗众取宠,推荐给她米歇尔福柯的性史(她说看不懂),又推荐肉唐僧的被劫持的私生活(她说不想看),我说再推荐就是我们专业课的科普了啊,只是基本的你也懂,或者,我亲自来给你实践啦。她笑笑说,好啊好啊。她说她经常自慰,欲望还算强,有时想的时候看电视电影里的接吻镜头都会湿湿的,我说我喜欢你口我,你口的好么。她说你可以口爆。我无语。她调侃的问我厉害么?我说曾约了一个31岁的女人,给她弄怕了(这个是事实,那人有痔疮,很瘦,挺高,喷着我很不喜欢的香水味道,都不想做了,后来却很爽)。我还跟她说了那次一夜情的具体情况,那人说只有过一个男人,且那个男人不怎么行,那女人口的不错,而我轻微的SM让其很激动,我让那女人舔菊花舔脚趾都舔了,是我第一次被那样舔,感觉不错。我想是刺激了我让我超常发挥,第二天我去上班,那女人直说松口气。回到正题,她说她有一个自慰棒(之前用坏过好几个了),有一个做爱机(觉得不好就不用了)。跟我说可以自慰到潮喷,可能之前睡的女孩都太年轻了,并没有见到过潮喷。

逐渐聊的深入,约好见面啪。经考虑后约在她家,调侃她说给我包饺子吃。可能她那会很需要吧,第一次见面就同意约在家里,选择了未见面先信任我,我想对于女人来说是很难得的。而我并没有完全见到她的相貌,只知道身材还好,也不是随随便便,对于我来说约在哪里都一样,说是吃饺子,我是从来没有饥渴的需求的,对她也是有要求的,首先要看长相,其次聊聊天感受一下感觉合适才更好的进行下一步,纯粹的下身活动我做不来。第一次去她家时进房间之前手机没有信号,我反而还有点警惕,心里意淫着不会是骗子吧,不会是贩卖人体器官的吧,“如果真的是,那她一定是个团伙,应该聘用我才对啊”想着偷笑着敲了门。进去之后第一印象比照片黑一点,虽然女人都是照骗,但其他来说很美,聊了一会,相较之下我有些羞涩,坐在沙发上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好像之前什么不正经的话都没有聊过一样,当面反而说不了那些话。知道对她是满意的,后来鼓起勇气绕过她的肩膀,拨开她的头发,将她揽入怀抱,吻了上去,吻的很湿很激烈。吻了一会儿,我把她按在地下拉开我的裤子拉链,掏出我涨红的鸡巴,直接让她含了起来,我一手自然下垂,一手自然放在她的头上,没有用力。她口活挺厉害的,是那种水多,有声音,不会一上来就刺激你的敏感点的那种,我看着她,她时不时抬头看看我,嘴里依然卖力。口了一会后,我要把他扶起来干她,她提醒我才想起来来之前前一天她就跟我说过可能会来大姨妈,结果今天真来了。她说给我口射好了,于是我把她的头放下去,经常情况下口交不容易射,我尽量心里去体会。我放在她头上的手开始施加力气按,头一会昂起来看着天花板,或者闭眼享受。有感觉后,变成两只手按在她头上,抓着头发,开始加大力度,太深顶到喉咙就硬拔出来一下,上面的丝线依然连接着她的嘴唇和我的鸡巴。然后她又如狼似虎的吞回去,就这样,一会我终于在她嘴里发射了。她直接吞了下去。完事后,之前说的包饺子也泡汤了,我们叫了外卖水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