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灌篮色手】(灌篮高手之色情版)作者:不详
【灌篮色手】(灌篮高手之色情版)作者:不详
               灌篮色手


字数:30780字
下载次数: 168





             (1)晴子的呻吟

  话说樱木加入篮球社之后,球技一日千里,每天除了上课之外的闲暇时间都在练球,以一个正常的青春期发育中的少年来说,利用打球把多余的精力发泄刚好也不过,可是对一向精力过剩的樱木来说这是不够的……

  这天是周日,篮球队照理一大早就在练球啰,但是樱木这时却懒懒得走在街上……不用说樱木一定睡过头啰,嘿嘿……

  「糟糕,我一定会被大金刚骂死……可是我是天才,迟到应该没关系,嘿嘿……」

  樱木心想。

  「樱木,你怎会在这阿?」

  「阿,是晴子。」樱木看着今天穿粉红细肩小可爱的晴子向他走过来。
  「没有阿,我睡过头啰。」樱木无辜的说。

  「喔,那你还慢慢来,不怕我哥哥他……」晴子俏皮的说。

  「那你呢?去那阿?」樱木转移话题的说。

  「没有阿,天气热,我出来买冰淇淋,你看。」晴子举起手上的袋子说,可以看出里面有桶装冰淇淋。

  「好好喔,我也想吃,天气好热唷!」樱木眼露饥渴的说。

  「是喔,你也想吃吗?」晴子张着他的大眼睛对樱木说。

  「恩阿,分我一点吃嘛」樱木嘴上如此说,心里却巴不得吃了晴子……
  「好吧,吃完要快去练球喔,我家在前面,到我家去吃,刚好家中没人。」
  晴子心软的答应啰。

  「万岁,晴子最好啰!」樱木高兴的跳起来。

  到了晴子家,晴子拿出了刚买的冰淇淋,用盘子装了2份相草加草莓的冰淇淋,坐在沙发上和樱木边吃边聊起来啰。

  突然天花板掉下一只大蜘蛛,晴子吓着抱住樱木,樱木一手把蜘蛛赶跑,一手环住晴子的腰……

  「没事了,晴子别怕!」樱木温柔的说,鼻中闻着晴子的发香和一股莫名处子之香,不知不觉心中起了一个念头,嘿嘿……

  「阿,好讨厌的蜘蛛喔,我最怕那个啰,呜呜……」吓哭的晴子扑在樱木怀中……这时,樱木心疼轻吻晴子的泪珠,「阿……」晴子害羞得惊叫出声,想挣扎离开樱木的怀抱,樱木那会放弃这大好机会,抱的更紧啰,晴子知道了樱木的企图,可是却无力阻止,只能强睁着清澈如水的大眼,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
  「樱木,不要……求求你不要……求求你……哦哎……」晴子话还没说完,已经被樱木抱住躺在了沙发,正要惊叫,张开的檀口已经被樱木的嘴堵住了。
  可能这是晴子的初吻,一时她惊楞住,两眼大睁,眼神透着慌乱,不知所措。
  樱木的嘴紧压在她的柔唇上,舌头伸入她口中胡乱绞动着,弄得她芳心大乱。
  空出的手可不老实的拉开了她窄裙的拉链,将她的窄裙全脱了下来。

  哇!她纤细雪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迷人的肚脐眼引人遐思,最令人血脉贲张的是晴子居然穿的是白色的丁字裤,将她的阴阜称得鼓鼓的,由于丁字裤过于窄小,她浓黑的阴毛由边缝中渗了出来,不知为何,已经淫水潺潺,流湿了整个裤裆。

  手眼受到晴子美好身段的强烈刺激,使樱木的小弟弟更形粗壮坚挺,晴子这时只是无力的摇着头想甩脱樱木的亲吻,樱木却如饿狼般扯破了她的粉红小可爱,拉脱了她的34C胸罩,她粉红色的乳头不觉挺立,我的嘴移开了她的柔唇一口吸住了她坚挺的乳头,从未有过的刺激使晴子大叫出声。

  「哎哦……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哎哦……」

  樱木这时近乎丧失理性的咬着啜着晴子已经坚硬的大乳珠,伸手将晴子全身剥得一丝不挂,只剩她脚上的白色细质凉鞋不及脱下,反而称出她整体美好诱人的身段。

  樱木挺起上身将上衣脱得精光,将紧绷好久的大家伙压上了晴子湿透粘糊般的阴阜。

  樱木的胸部也紧压着晴子那充满弹性的雪白乳房,小腹大腿与她紧蜜相贴,哦!感受到她柔滑细腻的肌肤熨贴着自己赤裸的身躯,樱木亢奋的大龟头胀得快要炸开来了。

  当樱木将铁硬的大龟头拨弄着晴子已经湿透滑润无比的处女花瓣时,看看到晴子清澈的大眼中流出了晶莹的泪水。

  「樱木,不要这样,我还没有过……你等于是强暴……求求你放过我……」
  晴子流着眼泪哀求道,晴子哀求时,樱木又将龟头推入她湿滑的阴道半寸,樱木感觉到龟头顶到了一层薄薄的肉膜,他知道是晴子的处女膜。

  晴子这时无力的推拒着,泪水流不停。「哦!不要进来……你不能再这样对我……樱木……」

  看着晴子如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表情,樱木心软了,已经进入她处女阴道约一寸大龟头不再挺进,虽然感受到晴子处女紧窄的阴道紧箍着他的龟头,可是樱木毕竟从未强暴过女人。

  他与泪流满面的晴子对视着,晴子感受不到樱木的挺进,知道樱木心软了。
  「樱木……我还是处女,别这样……你能不能把它拔出来……」

  晴子哀求着樱木,樱木突然用力一挺下身,将大龟头狠狠的刺入突破了晴子的处女膜。只听到晴子痛叫一声,樱木整根壮实的大阳具已经尽根插入了她处女紧窄的阴道中。

  「啊……」强烈的痛楚,使得晴子抱紧了樱木,尖细的指甲把樱木的背部刺得破皮。

  樱木不忍心看晴子梨花带雨哭叫的表情,只是埋头用力的挺动下体,将大阳具在她刚开苞的处女穴中不停的抽插。

  「啊啊啊……好痛!轻一点,我好痛……啊哦……」晴子无力的扭动着纤细动人的腰肢挣扎着。

  樱木伸出手脚将一丝不挂的晴子整个人抱入了怀中,一手抱紧了她豊美弹性的臀部,使她的阴阜与他的耻骨紧蜜的相抵得严丝合缝一点空隙都没有。

  樱木继续挺动下体,大阳具用力的干,不停的戳她的处女穴。又湿又粘的液体流了出来,晴子在樱木狠心的冲刺下,处女的血大量的流出,沾湿了樱木的双腿。

  樱木不停的干了晴子约二十分钟,她由痛苦的哭叫变成无力的呻吟,她痛苦的呻吟似乎转变成快美的哼声。晴子柔美的腰肢也开始轻轻的摆动,迎合着樱木的抽插。因痛苦而推拒玉臂也开始抱住了樱木的背部,浑圆修长的美腿轻巧的缠上了樱木壮实的腰身,他们俩由强暴变成了合奸。

  樱木挺动着下体,享受着晴子处女美穴紧蜜的夹磨着他的阳具。上面樱木的嘴轻轻的印上了她柔软的唇,晴子轻启柔唇,将舌尖吸入她口中,她柔软的舌有点涩缩着,紧张的轻碰樱木的舌头。樱木知道她动情了,开始将大阳具在晴子的阴道中轻抽慢送,大龟头的棱角刮着她柔嫩湿滑的阴道壁,引起她阴道轻微的痉挛。

  由于下体生殖器交合的刺激,使得晴子上面与樱木亲吻的柔唇也激烈起来,她开始伸舌与樱木的舌头绞动玩弄,口中泌出阵阵甜美的玉液,樱木温柔的品尝着,吸啜着,突然她口中发热,她的情欲高涨了,口内玉液狂涌,樱木大口的吞咽入腹。

  晴子动人的美腿开始紧箍着樱木的腰部,阴阜紧抵住樱木的耻骨,不由自主的伸出柔腻的玉手紧压住樱木的臀部,由开始的生疏挺动阴户迎合樱木的抽插到最后疯狂大叫着,狂猛的将阴阜与樱木的耻骨撞击。樱木的大阳具被她蠕动收缩的阴道壁夹得在无限快美中隐隐生疼。

  「哦!快一点……我好痒……快点动……好痒……我痒嘛……」晴子激情的叫着。

  「叫我哥哥,叫我亲哥……我就快一点,我就帮你止痒……叫我!」樱木逗弄着她。

  子宫花心处的搔痒,阴道壁的酸麻使得晴子顾不得羞耻,急速的挺动着阴户与樱木大力的相干,口中叫着:「哥!亲哥……用力……哥哥……用力干我……帮我止痒……干!快干!」

  看着梦昧以求的晴子在身下浪叫着,没想到清丽如仙的她被开了苞之后,竟是如此……樱木亢奋的抱紧了晴子猛干狂插,晴子则纠紧着樱木猛夹狂吸。
  「我好酸……不要动……我受不了……不要动!樱木哥哥……」晴子突然两手抱紧樱木的臀部,雪白的美腿缠死樱木的腰,贲起的阴阜与樱木的耻骨紧蜜的相抵,不让樱木的阳具在她阴道中抽动。

  樱木感觉到深入到她子宫腔内紧抵住她花心的龟头,被花心中喷出的热烫处女元阴浇得马眼一阵酥麻,加上她阴道壁嫩肉强力的痉挛蠕动收缩,强忍的精关再也受不了,热烫的阳精如火山爆发般喷出,一股股一波波的浓稠阳精全灌入了晴子处女的花心。她稚嫩的花蕊初尝阳精的抚慰,忍不住全身像抽筋一般颤抖着。
  「好美……好舒服!」

  激情过后,樱木紧吻晴子的嘴唇感觉到两股湿咸的液体流到嘴边。樱木睁眼瞧去,只见晴子晶莹的大眼中流出了泪水,睁着泪眼与他对望着。

  「对不起!你实在太迷人了,我忍不住……」樱木安抚着晴子……


           (2)樱木的课后基本训练

  当……当……当……放学的钟声远远的响起今天樱木又留下来加强基本动作和投篮练习,而负责指导和监督的自然是篮球社经理彩子……

  「为什么我这个天才还要练习基本动作,真是大才小用……」樱木又再抱怨啰。

  「樱木……还不快练习,又再发呆……」头上免不了又挨了一记槌子,不用说是彩子学姊敲的……

  「咦……今天彩子学姊怎么敲的那么小力,一点都不像平时的力道……怪怪滴。」樱木心里有点纳闷……

  一看彩子学姊,额头冒着冷汗,眼神有点涣散,平日都会梳理整齐的头发今天看来有点乱,眉头也不时皱起来……

  「彩子,你不舒服吗?怪怪滴喔……」樱木关心的问。

  「阿……没有,只是有点热……你练你的球……专心点……我去洗手间一下。」
  彩子说完急急忙忙往洗手间走去……

  樱木还是觉得奇怪,看看四周,大家都忙着自己的事,于是乎偷偷尾随彩子跟着到了洗手间,女生洗手间在体育馆最里面,由于时间已是下课时间,所以这时通常都没人会来这间洗手间啰。

  樱木偷偷的进入了女生洗手间,听到最里面那间传来似有若无的呻吟声,樱木好奇的一步步接近,进入传来声音的隔壁间,樱木站在马桶上朝隔壁一看,没想到彩子学姊竟然在「自摸」……

  原来彩子今天使用卫生棉条,不知为何她今天特别敏感,一直感觉有东西摩擦着她的私处,所以到洗手间想把棉条取出,谁知突然好有欲望,都要怪宫城最近都没找她「嘿咻」……

  于是在洗手间自我安慰起来……没想到却有跟屁虫……嘿嘿……

  「阿……好舒服……阿……」彩子性感的呻吟,却不知道樱木正大辣辣在隔壁偷看,樱木嘴张大的留着口水,底下也搭起大帐棚,没想到彩子学姊竟然在这里DIY……嘿嘿……

  樱木有点受不了,破门而入……

  彩子似乎被樱木的举止吓到了,樱木一进入洗手间就就抱住了彩子说,「学姊……我来安慰你好啰……DIY多没意思……」

  彩子挣扎着,「樱木……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彩子想要推开樱木,樱木却搂的更紧,左手加强力道搓揉着彩子的双峰,彩子的挣扎越来越无力,逐渐软下来,樱木这时亲吻着彩子稍显宽厚却不失性感的双唇,细细地吻着她的脸颊,耳垂,颈子……

  对于樱木的时而粗暴时而温柔,彩子似乎相当受用,渐渐地发出低声的伸吟,更是完全不抵抗,任由樱木温柔加粗暴地对待。樱木的吻也逐渐往下移……
  樱木将头埋入彩子的乳沟之中,用力呼吸着彩子的体香,右手自后方搂住她,左手则自彩子的学生裙底伸进去,抚摸着她的大腿,彩子则紧紧抱住樱木以支撑住身体,低低地呻吟着。樱木因为脸部埋入彩子的乳沟加以彩子又紧紧抱住樱木使樱木的脸完全被两颗饱满的肉球挤压着,更是让樱木欲火烧得更旺更烈……
  右手隔着布料在彩子的背部拨弄了几下,将彩子胸罩的后扣解开,胸罩虽因外衣仍未脱去而无法脱下,但的确已经被樱木解开后扣了,只要拉下外衣,要连胸罩一起脱下也是相当轻而易举得,左手则隔着内裤轻轻抚着彩子的下体,还将食中无名三指合并,隔着内裤轻轻地压着彩子已经湿了大半的阴户。

  彩子的呻吟与喘息也因樱木的动作而越来越激烈,「不……不要……不行啦……学弟……」

  「住手啦……外面……还有……还有人啦……啊……」

  彩子说是这样说,却将樱木抱得更紧。而樱木左手虽然是隔着内裤,却也感觉得到彩子已经流出淫水了,透过内裤沾湿了樱木的手。左手手指轻轻隔开内裤,直接在彩子已经被流出的淫水沾湿的肉缝揩着。

  樱木将头自容饱满的双峰中抬起,轻声地说:「学姊……都湿了耶……」
  「嗯!讨厌啦……都是你啦……坏学弟……」彩子红着脸娇嗔着。

  彩子喘着气,露出性感的微笑,缓缓地开口:「樱木……你真坏耶……把人家弄成这样……人家……人家都有感觉了……」

  声音之淫荡令樱木更为讶异,这是那给人端庄感觉的学姊吗?

  彩子用那性感淫荡的声音说出这句让人惊讶的话语。

  只见彩子将樱木运动短裤连内裤完全退去且蹲下身来,把樱木轻轻推坐在马桶上,自己则蹲下身来,双手轻轻握住樱木的肉棒,张口将之含住口交了起来。
  一股温暖的感觉包住了樱木的肉棒,虽未完全没入,但也已经含进了四分之三以上,彩子头并开始前后摆动着。

  而在向后所含住的部份较少时,彩子会用舌头轻轻舔着马眼,却又在舔几下后立刻收回舌头,头向前又含入更多,如此反覆地,感觉在彩子用舌头舔的那一瞬间,快感更甚。甚至彩子的小嘴离开肉棒,转而含住樱木的睾丸,慢慢地转动,这种感觉更是爽上天了,樱木何尝试过这种高超的技术,一个忍不住就射得彩子满嘴都是他的「精华」。

  「阿……好舒服……彩子你真厉害……舔的我好爽喔……」

  「这样就射啰……真是中看不中用……呵呵……」彩子心想把你含出来,看你还行吗,那自己也不算对不起宫城……

  谁知道樱木看着彩子露出一半的粉红美乳,俏的能再俏的幼嫩美臀,小弟弟又马上立正升旗啰……

  「啊!不要啦!」等她发现要逃已经来不及了,樱木把她整个抱紧,用手去爱抚她的小穴口,顺便摸摸她粉嫩的阴蒂……

  「樱木……不要在这啦……啊啊……嗯……」她用力的扭着腰,想摆开樱木,「樱木……啊啊……穴穴穴里……痒……痒……不要那样摸……啊……」

  听到彩子的淫声,樱木打定主意,要玩到她喊就命,让她趴在马桶上,手握鸡巴,轻轻的对准彩子的穴穴,然后趁她还在享受爱抚的滋味时,冷不防大力的顶进去……

  「啊啊……被插穿了……啊啊……嗯……我不能对不起宫城……啊……」
  「哦……哦啊……啊……哦哦……好……好舒服……戳死我了……哦哦哦……」

  「啊……啊……哦……好舒服……」

  樱木听到这种浪叫更是受不了啰……转换姿势……

  大力把彩子推到马桶上,把她玉腿放在肩上,欣赏了一下她亮亮水水的穴穴,用力一插(只听到一声「扑兹」)

  「哦哦……鸡巴……鸡巴插到底了……啊啊啊!」

  「阿阿……嗯……哦哦……穴……穴好舒服……樱木哥哥……大……阿……大力点……插死妹妹吧……」彩子又忘情的淫叫了。

  彩子突然全身抽续,樱木知道她快泄了,更是大力的插,「学姊……你的穴穴好紧……好爽喔!」

  「哦哦哦……嗯嗯……啊……哥……哥哥……妹……妹妹不行了!」

  樱木当作没听见,双手伸上去抚摸彩子的乳头。

  「哦哦……不……不行啦……啊啊啊!」

  「嗯嗯……穴穴痒……啊啊……好奇怪……好舒服……哦哦哦……阿……啊!哥……哥哥插死妹妹了……」彩子有点招架不住樱木的猛插,只能大声呻吟……
  她的淫声真是人间最好的催淫声,樱木一直疯狂的抽插,两手更是大力的玩弄她的乳房,突然感觉一股力量由背延伸至鸡巴,知道是射精的前兆,更是不顾一切的次次插到花心上……

  「啊啊……樱木……快……妹妹快泄了……啊啊……」

  「学姊……好舒服……我……也快了!」我大力的把鸡巴一插到底,「嗯……啊……死了……」樱木感觉彩子的阴道急速的收缩,身体抽续抖动,一股暖流喷到自己鸡巴上……樱木低吼一声,积了好几天的精液大量快速的射进彩子的深处……

  「嗯嗯……阿……樱木……妹妹好舒服哦!升天啰……」

  「快运球……腰蹲低点……基本动作确实点……」彩子又敲着樱木的头大声得吆喝着……

  「可恶……下次一定把你肏翻……唉呦……我的腰……」樱木不知是不是刚刚精力透支……看来菜鸟樱木还是有欠磨练喔……


            (3)流川枫的第一次

  天气微风徐徐,好一个睡觉天,那边樱木好梦正甜中「嘻嘻……晴子……来……我亲一个」,无辜的男同学甲正被樱木抱着猛亲,「救命啊……」看樱木嘴上一副色咪咪又留着口水,不用想樱木一定在做春梦啰,可难为他旁边的同学啰……

  而这边的流川枫当然也是在睡觉,不然怎称做爱睡觉的狐狸啊,不过今天有点例外,流川枫这次没在睡觉,而是在「假寐」,「什么?假寐?」就是在装睡啦,为何装睡?因为今天同学们讨论的话题,流川枫一直很在乎,所以他装睡偷听着同学讨论……

  「什么……你还是处男喔,都18岁了还处男……」

  「你第一次什么时候啊……」

  「什么……你的对象是隔壁班的阿花喔……哇勒!」

  「你第一次要献给小芳喔……我想献给李艳萍说……」

  「哇勒……你有流血喔……男生也会流血会痛喔……」

  旁边的同学七嘴八舌讨论着,流川枫心里默想:「我也是处男……好丢脸喔,找个机会该那个啰……找谁好呢……」

  其实以流川枫受欢迎的程度,找个女生来告别第一次,绝对会有一大堆花痴妹妹排队自愿,这个念头也只是在他的心中一闪而过,没错,他眼里心里都只有篮球,他的目标是成为全国第一的篮球手,尽管他底下的小弟弟不时传出抗议声……

  流川弟弟:「哥哥我要啦……」

  流川枫:「要什么?」

  铃川弟弟:「我要妹妹……我要洗头……我要吃鲍鱼……」

  流川枫:「洗头?洗澡不是天天洗?鲍鱼?那种高级货我穷学生吃不起……」
  流川弟弟:「我要告别处男啦……」

  樱木:「哈哈哈……流川枫竟然还是处男……好好笑……哈哈哈……」
  流川枫:「处男?天阿……我不要当处男……」

  深夜,流川枫自恶梦中惊醒,汗涔涔而下,他梦见大白痴樱木笑他是处男,还有什么比被樱木笑丢脸,他马上起床往外跑到住家附近的神社,点起了三只香,喃喃说:「三太子在上,信徒流川枫在此,我希望能告别处男,你一定要帮帮我喔!」

  (读者甲:作者你嘛帮帮忙,日本那来三太子……)


  流川枫虔诚的拜了又拜,一双平常小的不能再小的眼睛,这时睁得不能再大,那眼神无辜的在夜空中漂流就好像一颗星辰,看来这次流出枫是认真啰!

  隔天早上,流川枫到了学校,如往常般打开自己的置物箱,今天还是一样,从里面掉出来数10封仰慕信,平常流川枫都是直接丢进垃圾桶看也不看,今天却不一样,流川枫把其中的一封放进自己的书包,那封信背后有着娟秀的字体……

  署名:高2—7班……草莓牛奶……

  说到这草莓牛奶,可说是湘北校花,一双大大电眼总是无辜的看着人,小而尖挺的鼻子,樱桃小口,留了一头及腰的乌黑光亮直发,长得像个洋娃娃,是个端庄的小美人,有着怕生的毛病,时时流露出一副恐惧不安的表情……

  也正因为这样,同性的人看到她会觉得想要保护她,而异性的人则犹如看到一个易碎的物品,对她总是既担心又忧虑。由于她皮肤洁白胜雪,因此,所以大家都叫他「牛奶妹」,听说后来跑去拍av,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

  下课后的体育用品器材室,草莓害羞的低着头,流川枫生涩的吻着怀中的草莓,男性阳刚气息传入草莓的鼻子中,私处不自觉泌出一股涓流,雪白得俏脸上如草莓红了起来,「你好可爱喔……」流川枫称赞着说,这时他的右手已经摸到了水手服底下,隔着衣服流川枫感觉草莓的乳尖在自己的抚弄下挺立,另一手也正顺势而下摸进学生裙中……

  「啊……不要……我怕……」流川枫的手指感觉深陷在大腿之中,慢慢的挖扣起来「别怕……」流川枫难得一见的温柔,让草莓本来紧张的心放松不少,大腿也不自觉张开,这时,流川枫嘴上含着雪白带红的乳房,一手拉下已经湿透的内裤……

  「啊……不要……」流川枫封住了草莓的抗议,不知何时跑出来透气的小弟弟已经顶到了处女花瓣,流川枫并没有马上进洞得分,他只是在外面磨啊磨,不时龟头磨到草莓的小蓓蕾,草莓感觉到一根火热的铁棒在自己私处磨过来磨过去,全身又痒又舒服。

  「啊……好舒服喔……枫……哥哥……」草莓舒服的说,这时草莓将近全裸呻吟着,「啊……我也好舒服喔……草莓妹妹……」流川枫不停挺动下半身磨着,流川枫感觉自己的鸡巴快要爆发了,更加快了摩擦草莓的小嫩穴。

  「啊……不行了……好舒服……枫哥哥……」

  「我也不行了……草莓妹妹……」

  「好热……好舒服……我死了……」

  二人双双达到了高潮,二人都露出了满足的微笑,但是流川枫的大鸡巴却始终没有进入草莓的嫩穴之中,原来二人都只是在外面摩擦就达到了高潮,哈哈,果然是青涩的处男处女二人组,原来连要进洞才能得分都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流川枫的第一次。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